经济沙龙

沙龙报告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沙龙报告 >> 正文

第127期经济沙龙-持续执政的逻辑:中国历史的启示录


发布时间:2014/11/24 12:31:38


       2014年11月6日下午4点至6点在汕头大学E座阶梯教室201举办了汕头大学商学院第127期经济沙龙。此次经济沙龙邀请了方绍伟教授主讲,田广教授主持。方绍伟教授此次演讲的主题是持续执政的逻辑:中国历史的启示录。

       方绍伟:旅美学者,以对制度与文化的“冷酷实证”著称,是统治商数论、制度文化组合论、双轨社会论原创者及《中国不一样》《中国热》等书的作者。1982-1986年于国际关系学院获英美文学学士,1986-1989年于北京大学获经济学硕士,1994-1997年于北伊利诺伊大学获信息管理硕士;曾就职于中国社科院美国所,曾任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、华中科技大学客座教授,系芝加哥“制度经济研究中心”创办人。

       方教授首先提出了旧八论来解释政权崩溃之谜,旧八论分别是残暴崩溃论、内讧崩溃论、腐败崩溃论、外侵崩溃论、扩张崩溃论、经济崩溃论、系统崩溃论、松动崩溃论。
方教授首先讲解了残暴崩溃论,主要有得民心者得天下,失民心者失天下、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言论。

       内讧崩溃论主要事例有秦朝内讧、西晋的八王之乱、玄武门之变和太平天国的天京事变。内讧是政权崩溃的一种表现或根本原因,但不是政权崩溃的根本原因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腐败崩溃论代表有洪秀全和蒋介石的案例,都表明了“无能”比“腐败”更致命。“愤怒”、“担忧”和“反腐决心”都不是“反腐会亡党”的论证。
 
       外侵崩溃论和扩张崩溃论的例子有六国和蒙元,当时都是内忧外患,政权腐败无能。但是政权能力体现在三方面社会资源的控制能力,内部竞争控制能力和外部竞争控制能力。经济崩溃论和系统崩溃论,恩格斯在晚年提出相互作用论和历史合力论和这两个理论十分相似,金观涛也提出的系统论和超稳定假说也是与此相似的。但是经济因素起到最终作用松动崩溃论的实例有苏共和清末。托克维尔定律、手铐与脚镣不对称效应、亨廷顿定律:政治动乱=社会动员/(发展*流动*制度化)。

       然后方教授介绍了政权主体论。方教授重点讲了国家定义:国家政权是被家族、贵族、政党、军队、教会等五类主权组织所控制的政权集权组织,它在特定的相同或相近的文化区域内,最大限度的实施暴行、税收、货币和疆土四种垄断,并通过整合军队、管理、居民、城市、武器、语言文字等六个要素,力图提供内外保安、社会公正和公共福利等三项专业化、规模化服务,并以某种意识形态名目寻求内部和外部的承认。

       接着方教授谈到了政权崩溃在主题类型不同时逻辑是否不同?政权崩溃在文化类型不同时逻辑是否要让不同?政权持续的四要素是统治能力、统治利益、统治技术(包括武器技术)和统治成本。持续统治问题是国家政权的核心问题。持续统治问题是政权主题的持续统治能力问题。“首脑任期和继承方式”是政权主体持续统治能力的核心制度。

       接下来,方教授讲解了统治商数论。统治商数论的公式是统治商数=统治能力/统治成本。主要应用在君主制即终身专权并且家族继承,灭亡的主要有暗中类型,一是昏庸被篡位;二是后继无能;最后是传位失当。统治商数论的情况之下,统治能力下降会导致统治成本上升会导致强人震慑效应。政权巩固的关键是政权首脑的统治能力,政权延续的关键就是生产和再生产统治能力的制度,统治利益压倒统治能力和统治成本的逻辑。

       最后方教授讨论了中国模式是不是满清模式的问题。方教授指出政权的要害包括任期方式和继承方式。目前中国处于邓小平模式,也就是限任专权,一党继承,而不是满清模式。

       在结束语中,方教授说到行动家们忙于改造世界,但问题在于解释世界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最后由吕源院长送上具有潮汕特色的剪纸,此次经济沙龙圆满结束。



上一条:第129期经济沙龙-国际金融与投资学的发展:从两岸与美国经验谈起
下一条:寻求经济长期增长的动力